• <bdo id="2oawm"><tr id="2oawm"></tr></bdo>
    荊歌

    荊歌資深作家

    暫無

    還沒有填寫個性簽名

    1960年春生于古城蘇州。1976年荊歌高中畢業后,到照相館工作。1978年入蘇州師專學習。1980年2月至1988年4月在吳江多所中學任教。1988年4月調至吳江市文化館創作部工作。20世紀90年代開始小說創作,出版有長篇小說《槍斃》、《鳥巢》、《愛你有多深》和小說集《八月之旅》、《牙齒的尊嚴》等?,F為江蘇省作家協會專業作家。長期居住在蘇州郊外小城吳江。




    作家簡介

    1960年春生于古城蘇州。在照相館、中學、文化館等單位工作過。20世紀90年代開始小說創作,出版有長篇小說《槍斃》、《鳥巢》、《愛你有多深》和小說集《八月之旅》、《牙齒的尊嚴》等?,F為江蘇省作家協會專業作家。長期居住在蘇州郊外小城吳江。

    1976年荊歌高中畢業后,到照相館工作。1978年入蘇州師專學習。1980年2月至1988年4月在吳江多所中學教。八十年代師專畢業后當過8年教師。1988年4月調至吳江市文化館創作部工作。1982年寫詩。90年代起從事小說創作,在《人民文學》、《收獲》、《花城》等刊發表作品逾200萬字。






    寫作特點

    與生活同步

    寫作,毫無疑問,是一種橫亙在作家和文本之間的介入活動。然而,對生活的介入本身依然在姿態、方式、程度等等方面有著種種的不同。在我的閱讀經驗中,所謂的新生代作家大多是拒斥歷史的,他們以當下狀態對抗時間的壓力,以瞬間感悟解構深度模式,更以對生活的冷漠標示自己的決絕姿態。因此,似乎可以認為他們的寫作行為是與生活同步的,是一種比附的過程。


    超越于生活

    對于荊歌來說,事情就顯得比較復雜——他的文本與生活不再是線性的比照關系,而是不可思議地呈現出了格外纏繞的面貌。在他的文學世界里,寫作也許只是一種延宕或者可以稱為“后過程”。即是說,作家在文本中所傳達的意緒其實是對生活的某種總結,是經過對生活的長期浸淫后自動地從時間水面浮現上來的,而不是僅僅由生活中的當下感受構成的。因此,荊歌的文本大都是一段凝縮的歷史或某種對生活形而上思考的具體表現,具有某種刻意的精致品格。

    但是,這并不是說荊歌的創作是純粹建立在他的生活哲學之上的,只不過當下感受在他的文本中被作了某種處理,染上了超越于生活之上的種種色彩,反過來構成了對生活的智性審視。因此,荊歌的小說大多都呈現出一種“回視”的形態,努力地以記憶的方式調整作家與生活之間的關系,使得他在介人生活的具體方式上與其他新生代作家有著明顯的區別。


    《漂移》

    在荊歌的第一部長篇小說《漂移》中,整個文本其實都是建立在對記憶的依賴基礎上的,因而文本所呈現的過去時態的歷史面目就格外顯著。家族史在文本中起到了負載全部敘事行進的巨大作用,由此導致的線性結構也就十分J頃理成章了。鈕家父子身上體現的不僅是作家揭示歷史真實的“野心”,也是近代中國歷史的一種具化物,再次宣示了歷史前進的鐵面邏輯。

    盡管在整個小說中情節的突然轉折屢見不鮮,但是縱觀整個文本的行進節奏和最終走向,我們就可以知道作家筆下的這些人物其實是無法逃脫歷史的殘酷性的。所以,將這篇小說稱為歷史小說未嘗不可,只是作家在其中并沒有將人物處理為邏輯的例證和符號而已??傊?,在荊歌的三部長篇小說中,最早的這部《漂移》毫無疑問是具有最完整的記憶形態的,是對歷史最具有親和力的。


    《粉塵》

    長篇小說《粉塵》把空間設定在鄉村中學之中,在一個微小得近乎局促的環境中展現人物內心的巨大波瀾:同時將講述過程處理為一般過去時的順敘,在對往事的溫婉敘述中再現歷史的真實情態。值得一提的是,在這部小說里,歷史其實是呈現出虛擬狀態的,就是說如果將其替換成現在時態一樣也會將小說的意蘊完整地傳達來,不會損害文本應有的整體效果,只是作家也許不得不尋找另外的表述方式,考慮文本行進的合適途徑。

    之所以會出現這樣的狀況是因為,作家并沒有立意要對歷史本身進行重估和反思,相反,作家的著眼點始終都是放在對人的內心世界進行放大觀察上的??梢哉J為,荊歌在小說中進行的是對人性、人心的發掘和剖析,而記憶則充當了這種努力的場所,歷史因而退縮到了文本的邊緣,默默無聞地擔當起自己的責任。但是,就記憶對文本的重要性而言,它又是不可或缺的。人性的各種因素都賴以得到鮮活的呈現,文本的主題則具體而微地散布在以記憶形態出現的歷史的各個角落。因而,《粉塵》所顯現的作家對記憶的介入狀態較《漂移》是有明顯退縮的。


    《民間故事》

    到了《民間故事》這里,歷史的萎縮態勢就更加明顯了。對民間故事的追尋始終都是籠罩在作家對當下生命樣態的描寫之下。有趣的是,在文本中,孟姜女傳說的來龍去脈實際上擔當了整個小說情節發展的有機線索,而故事本身則被置于巨大的解構熱情之下,顯得支離破碎、面目全非。其朦朧的形態讓人無法分辨真實與否。記憶,在這里更是退化為一次次的尋找過程,徹底失去了自己的獨立地位,“淪落”為小說展現人類生存境遇的一個舞臺。虛化的記憶形態使得歷史的面目驟然模糊起來,同時也呈現出斷斷續續的不連貫狀態,這與他以前的小說就有了顯豁的分閾。


    總結

    在分別透析了三部長篇小說中的記憶方式和歷史形態之后,我們不難發現作家主體介入的明顯變化軌跡,那就是對記憶的逐漸冷淡導致了歷史在文本中吊呈現出越來越支離破碎的面目,而對當下生命方式的探詢卻從記憶和歷史的背后走到了文本的前臺。這種轉變以文本的方式體現了作家介入生活的態度開始發生一些變化,即對文本與最廣闊的生活之間的關系有了重新的認識,也標志著作家具有了自己全新的敘事倫理。因此,這種轉變是深刻的,對作家自身來說就尤其具有重要的意義。對新生代作家群體面貌來講,這種轉化無疑是具有典型性和歷史意義的,它很可能是新生代小說的一次自我蛻化和精神飛升。




    個人感言

    在朋友們面前我是活潑開朗幽默的,在私下里我是陰郁孤獨乖張的,因為這樣的性格,又因為童年不幸的生活,以及父母之間的紛爭,讓我不敢相信我會擁有美滿的婚姻生活。

    三十歲的時候我想我不能再這么玩下去了,我需要一個安定的家,我應該結婚了。這時經朋友介紹認識了郭蔚,她比我小3歲,看上去比實際年齡還小,是典型的江南人,長得很秀氣,細眉細眼的,身材嬌小玲瓏,是我喜歡的類型,但我沒有一見鐘情的觸電感覺,朋友介紹我們認識,給了我們兩張電影票就走人了,我記得當時我們看的是武俠片,片名也忘了,看完電影我就把她也給忘了。

    婚前我們相處得非常別扭,干什么都是不歡而散。兩人打算結婚了,到上海南京路的王開照相館去拍結婚照,都想不起來是為了什么,在南京路上不歡而散,當然,最終還是在旅館會合了。就是在蜜月旅行中,也是這樣。因為幾只猴子,我們在張家界賭氣分了手,我往山下走,她只管上山。后來我感到害怕了,因為我突然想到,她的身上沒有一分錢與我失散之后,她將怎么回家呢抬頭看山,她已經爬得很高了吧山谷里飄落下一個塑料袋,令我驚心———我當時誤以為是她縱身從山崖跳下了。我決定立即上山找她。我找到了她,我們快樂和諧的婚姻生活才算是真正開始。

    我們友好地相處著,恩愛有加。時光不知不覺地從我們身邊溜走。我屬于特別珍惜家庭的男人,主要是我嘗到了家庭的甜頭。決定和她結婚沒有考慮太多,并不是碰到她覺得特別合適才準備結婚。當時我們的關系很一般,離結婚的日子越來越近,也沒有認真去操辦。結婚以后我和她反而恩愛起來,所以,我覺得婚姻的好壞主要靠運氣,運氣好了,良性循環,你會用全部的熱情來對她好,理性上講是值得,感性上是你不由自主地愿意愛護她。

    對妻子來說,我是一個細心的男人。我是專職作家,在家的日子多,總喜歡買菜做飯洗碗,為她提供新鮮的菜肴。我陪妻子去購買服裝,許多時裝店里都留下了我44碼的足跡。我為她的衣著打扮出謀劃策,并總是鼓勵她不要被昂貴的價格所嚇倒,我對她說,買十件不三不四的,還不如有一件驚天動地的。我還對她說,18歲的少女穿廉價衣服沒什么,過了30歲的女人如果不穿好衣服,那就是寒酸和落拓。我還會縫紉,鎖鈕扣和綴邊也是我的專長,我甚至有過學習編織毛衣的打算。太陽偏西的時候,我會把晾曬在陽臺上的衣服都收下來,一件件折疊得整整齊齊。有時候在衣服上發現一只蜘蛛,我就會很高興,我外公說過的,那叫喜蛛,見了它就會有好事降臨。

    我和太太天生性格比較般配,我喜歡老是我奉承著她,而不是她來奉承我,她也不會反過來欺負我。她表現得被動我就特別有動力。有人說,婚姻就像跳探戈,你進一步,他就退一步。這個說法很形象,也只有這樣夫妻才能不相互踩腳。




    圖片
    無消息
    欧美交换配乱婬粗大_色悠久久久久久久综合网_日本一卡2卡三卡4卡免费看
  • <bdo id="2oawm"><tr id="2oawm"></tr></b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