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2oawm"><tr id="2oawm"></tr></bdo>

    作者:春子    更新時間:2023-10-10 13:57:23

    琴匠吳、車夫劉、西洋景到老才想起,沒有退休這一說,莫說領養老金呢,誰給,只能靠老本扛。有人善良,給他們跑來了救濟金,幫他們修繕了住所,窩棚變成棚屋;日子過得,說窮吧,飽飯暖衣,說福吧,兜空羞澀。那點過時的手藝,實在不入人眼。

    可,造化玄妙呢。

    事情是從我被人哄去“老開辦”開始的,傻里傻氣的簡稱,全稱“文化老街開發辦公室”。坐辦公室就是坐江湖,誰說破誰蠢,好在聽說那是個臨時的衙門,閑差,有外快,就快樂地去了,當然,不快樂也得去。

    到了那里才知道,什么“老開辦”,一官一兵,官等退休,兵想開溜;所謂的老街就是我們棚戶區前面那條怎么抻都抻不直的煤渣路。我摳書摳電腦摳博物館,摳得眼睛發直,結論是,自從盤古開天地,此地一眼望到頭,沒橋沒廟沒牌坊,凡人凡事稀溏得糊不上墻,連賣出的醬肘子臭豆腐都淡出個鳥來,如何開發。

    上司說,沒有人物就是人物,沒有故事就是故事,沒有文化就是文化。

    他奶奶的腿。我順著沒有xx就是xx的句式想了三天,大腿一拍有了:讓人在滿世界的石灰墻上畫,對,是畫,不是寫,“醤”“當”“米”“夀”,代表七十多年前,醬園當鋪米行棺材作,煤渣路鋪砌石頭塊,臨街商鋪和住家一律換上那種“壹貳叁肆伍”編號的舊式門板,朝卸而暮上,哪怕一眼就能看出破綻的4s死店和偽Lv驢屋。這是人造老街的慣例,即使有人因此而犯病而抓狂,我也不能免俗。

    我殷勤過分:請出極其稀缺的原裝舊手藝人舊苦力,讓別處的“老開辦”羨慕煞,此類不入流的底層人物咱這棚戶區多得去,譬如琴匠吳、西洋景、車夫劉等等,擺攤表演技藝,就在自家棚屋門口,近便。街的兩頭豎起大廣告牌大吹大擂,我尋思,他們借此機會無論如何都能發點小財的。

    這就出了人物,圓了故事。

    三個月后,文化老街就在與居民干嘴仗的哇哩哇啦聲中見眉目了。

    開張那天,上司陪同上司的上司,看稀罕,端個筆和本子,討教什么叫文化;上司的上司倒剪著手說,打個比方,同樣三個輪子,同樣一個人,他拉三輪車叫文化,他拉黃魚車叫沒文化,這說明什么呢?上司機靈地一閃身把問題拋給我。我不知深淺說,文化人編多了就出文化了。上司的上司對我戳肥手指,說,說得不錯,你,就專職了。待他們鉆進車,我悔得真想搧自己嘴巴子,又不敢發作,假裝正經地在街上晃悠。

    琴匠吳身邊圍了一圈張嘴巴傻看的人。他依舊調門抽泣,好不容易等來一人,單手到拽著胡琴,踱四方步,鑒琴的:琴匠吳雙手接過琴,眼盯腳背,臉貼筒子繃彈兩下琴弦,說,這琴要養呢。那人比劃,多少錢?老規矩。那人追一句比劃,怎么個規矩法?琴匠吳光火,你當這是只鴨是只鵝嗄,倒提脖子晃,這琴落你手,養也白養。復又自顧自拉琴。

    車夫劉統帥三輛車。坐黃包車體驗的人多,排隊。他拉上幾差,坐在車斗里呴呴地喘,說,坐黃包車要有規矩:屁股坐到位,后背靠足,車夫就省力;著旗袍女人不架腿,戴禮帽男人不昂頭;轉彎莫瞎叫,司迪克篤踏板,篤右右拐,篤左左拐,篤中停車。他小拉一圈,百十步就收錢,生意不錯。

    西洋景,委屈。時髦圖片是他花錢請人做的,我一看太色了,扎眼,只許他打鑼鈸,不許唱,哪來生意。他見我走遠,慌慌回家,換套灰布長衫,清清嗓子開唱,“往里那個看唻,往里那個瞧,看泰國人妖小蠻腰,瞧裸泡海澡裸賽跑”。頗有幾分蠱惑。文化稽查來了,人家說,**,少兒不宜。我裝沒見到,一轉身溜回家沏龍井,功夫茶,話多了誤我仕途。

    人造的文化老街熱鬧一陣子,撂話的人、辦事的人、耍的人、看的人都沒新鮮勁頭了,項目自動撤銷。

    所有人都說沒掙到錢,誰知道呢。單憑他仨與沒見過世面的游人合影就收錢收不贏,假模假樣地一個造型一個亮相,“磕嚓”一聲十元,磕嚓無數,還說不掙錢;不久就紛紛拆了棚屋,砌起樓房,地盤小,往上拱,遠看像塔近看是炮樓子,一周圈地把我家摁在盆底。

    說著說著,故事就拐彎了呢。

    2023年9月2日星期日于老屋

    版權方授權華語文學發布,侵權必究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欧美交换配乱婬粗大_色悠久久久久久久综合网_日本一卡2卡三卡4卡免费看
  • <bdo id="2oawm"><tr id="2oawm"></tr></bdo>